深圳罗湖区教育局刘荣青:未来课堂需更立体、个性化
发布时间:2020-11-29 22 来源: 互联网

新京报讯(记者 方怡君)开展教学实验改革,深圳罗湖区一直走在前面。作为全国首个发布区域教育领域综合改革方案的区域,深圳在一年前确定《深圳市罗湖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实施方案(2018-2020)》,构建了完整的“新素质教育”实践体系。

 

12月5日,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副局长刘荣青现身第十一届网易教育“金翼奖”颁奖盛典,以深圳罗湖区的教改实验为切入,畅谈对未来教育、未来学校新样态的思考。

 

“‘教’像做菜,‘学’作为狭义的只是接收,就像是吃,‘习’就是消化和吸收。” 刘荣青认为,在传统课堂里我们看到了教和学,习在课堂之外;而面向未来的课堂,应该突出“习”构筑的一个完整立体的、个性化成长。

 

课堂的本质是“习得”

 

在参与教改时间中,深圳罗湖区曾与2008年提出习本课堂。刘荣青眼里,习本课堂最大的特点就是原创性,它从传统课堂教与学的二元,走向“教、学、习”的三元,并且进一步提出面向未来的课堂,应该是以习得为本的发展趋势。

 

“习本是一次对课堂的哲学思考和结构的再认识,以习为本改变的是价值取向之后的课堂文化。”

 

课堂的概念产生于1760年。随着不同时代对于培养人的要求不同,产生了课堂不同的功能。发展到今天智能时代,刘荣青认为,课堂的本质应该走向它应有的习得方向,也就是因习而得。

 

刘荣青认为,习的本质是个性化,也就是说做菜和吃菜都可以统一。但每个人的消化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个性差异,这就被称之为“同样菜,百样人”。

 

学校定位从传授、接收知识转变为体验和参与实践

 

当一个学校所有的课堂都是这样的习本课堂,那么这个学校就会发生根本性变化——由原来传授和接收知识的地方转变为体验和实践的地方,形成了新样态的学校“习场”。刘荣青认为,这是个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学校表达。

 

其中,场在校园里体现了开放性、实践性、多样性和连通性。“场不仅仅限于物理空间,它有能量,能量来自哪里?从体验和实践中来,实践操作实现人多样性的表达和满足,传统学校要转化为‘迁移转化的中心’,这就是赋能场域之后形成的一种学校新定位。”刘荣青说。

 

记者了解到,目前深圳罗湖区的部分学校已经在真实环境、综合课程、智能系统、扁平管理、个性评价五个方面参与教研和实践。

 

“我们设想中的未来学校不是孤立的。”刘荣青认为,“习场”带给人的是个性化的,每个人都不同,但这些个性化的习场将形成一张网络,使我们的学生未来在不同的“习场”中流转,他们在不同“习场”提供的特色服务,个性化形成的留痕由大数据统计,然后形成每个孩子的成长历程,这恰恰是神经元连接形成的脑网,也就是智力。在现实中由于“习场”构筑了人与人连接和实践的环境,形成了一个智慧网络,达成智能,两个节点都在“习场”这样一个新的学校样态中展现出来。

 

刘荣青透露,目前罗湖区正在建设这样一所未来学校。“这是从体制、机制运行、硬件建设等都面向未来对标国际和应对智能时代的学校。”

 

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 校对 危卓

 

 

 

 

 
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 jiaoyu.29028.cn 版权所有   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,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