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之晨
发布时间:2020-12-20 20 来源: 互联网

一向浅眠,朦胧之间传来阵阵啼啭,一声比一声清亮。于是,昏昏然睁开了眼,看看窗帘上花枝与防护网被路灯投射下的片片暗影,不禁哑然。看来距天亮还有一段时间,躺在床上,拥好被子,换了个舒适的睡姿,清晰地感觉到四月清晨特有的凉意,透过窗帘浸润着室内的每个角落,脸上的毛孔也仿佛在瞬间张开,一时之间变得澄明无比。

鸟鸣声还在继续,很明显越来越多的鸟儿加入了这晨之吟唱,啁啁、啾啾、叽叽、喳喳……声线繁复,真让人迷醉,分不清谁在唱,谁在和,谁是主角,谁是配角,热热闹闹,给清冷的晨平添了几许暖意。

不知何时,淡淡的微光爬上窗栊,鸟鸣声淡了下去。不远处的马路上,几辆汽车呼啸驶过,“呼——哗——”,那声音穿过晨曦,宣布着主权的更迭,聒碎了无数人的春梦。风驰电掣的速度,带起风、扬起灰,似乎瞬间扑面而来,赶走人心头最后一丝旖念。

天渐渐亮了,柔光洒满暗室,一切渐渐变得清晰。布帘巧妙地将室内外分割成两方世界,一方恬淡而慵懒,一方热闹而散漫。对面楼上早起的大爷已经将随身听的音量调到最大,咿咿呀呀的戏曲声在空气中弥散;不知谁家的高压锅,簌簌地开始蒸腾热气,一大早要吃多丰盛的大餐?楼上的宝宝哭了,好委屈啊……一切的声响交织在一起,分外芜杂却显得异常和谐。

天色终于明朗起来,安睡不必再想,用最快的速度打理好自己和孩子,一起出门之后分道扬镳。她去上学,我去上班,十几分钟的上班路,这是一天中最后的一段独处时光。

道边,樱花的花期几近结束,叶愈发绿了,但枝叶间的残朵并没有落尽。风乍起,浅浅淡淡的花瓣在晨曦中努力舞出最后的绚烂,然后翩然落地,铺就一地残红,恍若一场美丽的梦。我轻轻地走过,不敢留一丝声响。

四季青,永远都是城市绿化带中的主力军,其地位在北国无人可以撼动。迎着晨光,每一片叶都使劲吐露着生机,椭圆形的旧叶油光光、绿汪汪,刚舒展开的新叶水灵灵、怯生生,纤尘不染的绿,嫩得让人心尖发颤。

人行道的另一边——别样的喧闹天地!真是车行如水,自行车、电动车、小汽车、公交车……有序地行,缓缓地停,红绿灯俨然化身为沥青路上的君主,日复一日地捍卫自己不容挑战的权威。对于居住在城里的人来说,上班像是一场短距离的迁徏,来和往,去和归,同样的迁徏,偶然的拥堵,每天在这座城市上演,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和希望。

天已经大亮,日光毫不犹豫地投下明亮的光和斑驳的影,似乎在说:新的一天已然开启。

(作者单位系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东兆余小学)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4月24日第16版 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 jiaoyu.29028.cn 版权所有   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内容为站内原创著作,也有部分基于互联网公开分享整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,我们会尽快处理,谢谢!